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凝听静思

留下生活的印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健康弄 (原创)  

2009-05-25 11:18:06|  分类: 那年那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 (健康弄轶事)1

 

        松陵镇有条流虹路,东西向,东起公园路,西通中山街,不长,不会超过500米。

        我总把流虹路叫做新马路,那时新马路的南面是公园、印刷厂、阁老厅到三角井。新马路的北面是人民医院、血防站、中心小学、松陵广场到中山街。人民医院与血防站之间有一条弄堂叫健康弄。

        健康弄不长,南面是公园,向北进去,拐两弯向西出去又是一条弄堂。向南到中心小学,也通新马路。向北过石桥沿市河,一条石子路,往东到县医院。往西,依次是二层小洋楼---工商联、书场兼泡水的老虎灶的“祥园”、由城隍庙改建的,门口一对石狮,三扇红色大门,翘檐大殿的古建筑---大会堂,再向西,便是当时最热闹的商业区仓桥头了。一条石子铺就的中山街,贯通南北,是当时最主要的大街了。

      健康弄向北到底,居然有一个县级单位----血防站。是专门防、治地方病血吸虫病的卫生部门。血防站面积不大,前后四排房舍,坐北朝南,前两排向相,进大门是办公区,会议室、饭堂之类,后两排以宿舍为主。第三排是一幢两层楼,五开间。最后排是平房,东边四间是宿舍,西边一间是内河桥头。

        65年前,我家住第四排的两间里。那一年夏天,办公区搬到马路边的五间头,我家便搬到第二排当中原来是办公室的两间里,也是那一年,我小学毕业上了江中,我是血防站里几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,那时,父亲老是要下乡灭丁螺,母亲老是上班,为患者打针。直到69年8月全家的离开。

      健康弄里保留着我儿童至少年时代的全部记忆。那里有我儿时的玩耍伙伴,那里有我童年的无忧无虑,那里有我少年时的憧憬、迷茫、悲愤与忧愁。

      在革文化命的那几年,我在健康弄里看到血防站的人们演出的一幕幕喜剧、闹剧、悲剧;看到了钩心斗角,尔虞我诈,争权夺利;看到了阴谋诡计,你死我活,凶残卑鄙。不知是幸还是不幸,让我太早就看到了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  那时,我便凭自己的认知把那里的人分成三类:凶残的坏人、卑鄙的小人、善良的好人。而这种对那群人的判断,直到今天仍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 六八年的五月,几个善良的人,被一群凶残卑鄙的人残害的一幕幕我看到了,记住了,一辈子也忘不了。我将永远诅咒那些施暴者,他们将在良心的谴责中慢慢老死。

      我把这些文字献给四十一年前的那个黑色五月血防站的全体受虐者。

     你们在天堂的灵魂安息吧!

     我会永远记住这段历史,会为你们祈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5月25日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